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国内新闻  

  
  “爬”----解读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审判长钟晞鲲回复

  “爬”: 释义是手和脚一齐着地走路,虫类行走。在四川方言中为“滚!”,“走开!”,“离我远点!”的意思。主要是表达一种否定、不希望看见的关系,且有“瞧不起、讽刺、侮辱”的感觉。
  笔者还是第一次听说到:一位人民法官对当事人针对案件办理的质询回复一个“爬”。当当事人拿出手机,打开短信,确实就是回复一个“爬”。
  为此,通过了解:这位法官是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法官(审判长)钟晞鲲。[钟晞鲲:1972年6月出生,四川邛崃人,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毕业,大学学历,法学学士学位。历任书记员、助审员、审判员、副庭长、庭长,长期从事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现任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成都知识产权审判庭副庭长,审判员,三级高级法官。]
  这位优秀的人民法官为何如此说法?笔者详细了解了事实经过:
  因李桂娟、栾永刚、林子登、东港市昱达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与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签订《专利实施许可联合办厂合同书》,李桂娟等违反专利许可相关约定、存在严重违约、剽窃、骗取发明专利另立门户等事宜,引发专利合同纠纷一案。为响应依法治企的国家号召,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迫切地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依法寻求法律保护,却遭遇知识产权庭法官(审判长钟晞鲲)枉法裁判:裁定驳回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的起诉。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创始人、新型专利发明人周兴和发短信质问时,作为知识产权庭审判长钟晞鲲,却以“爬”字回复。
  一个“爬”字,站在人民法官的角度,是否有损自身和法院形象?
  人民法官形象,旨在让社会各界人士充分感受到司法传递的温暖和透明,展示人民法院公正、公开、亲民的社会形象,也是最高人民法院充分让社会公众深入了解人民法官为中国法治建设做出的积极贡献的形象。
  作为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创始人、新型专利发明人周兴和发明的秸秆建材技术,完全不用钢筋、水泥、砖瓦修建房屋,属新型绿色环保建材。被誉为“21世纪重大科技成果”,该专利已在国外20多个国家落地生根,被列为联合国“千年阳光计划”,该发明技术对人类及社会进步有着特殊贡献。
  尤其是该项高科技、新能源、创新发明的具有人类史上的革新专利,攻克了国家耗时30年、耗资25个亿未能解决的科技难题的专利。
  作为执法者、作为人民法官,草率、粗略一笔“驳回”,岂不是增加诉源?其利用职权,粗略一笔“驳回”,令专利发明人想到自己自从发明专利后,百余次的维权官司,均是由人民法院像审判长钟晞鲲这样的法官所发生。一个“爬”字,其是否知道一个专利的诞生,发明者费尽了多少的心血和汗水?
  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于1998年3月20日,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登记的有限责任公司(详见营业执照)。公司主要经营建筑装饰材料、产品及相关机械、研制开发中的新产品及销售。
  该新型专利发明,周兴和本人被世界及媒体称为“中国绿色建材之父”、“ 绿色装配式房屋之父”。 2010年3月和2012年2月,受邀请随同时任国家副近平分别出访北欧三国(瑞典、挪威、芬兰),以示周兴和的专利发明会对全世界人民的生产、生活,可作出杰出贡献,同时推广至全世界。
  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历经23年的诉讼历史,饱含了专利权人周兴和对法律保护知识产权及保护发明新型专利的辛酸和渴望…………
  1992年周兴和发明的“五防轻体隔墙板”新型建材,1997年获得国家专利。2000年成都市中院赵风霞冤判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专利维权三年多时间,导致全国有700多家侵权者。官司就像翻牌一样连翻多次,历时近十年。权威机构鉴定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建设的房屋不抗6级地震,然而,修建的房屋却在汶川8级地震中,建设的所谓 “危房”一座都没有倒塌,被专家鉴定合格房屋全部倒塌。
  事实证明: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集成房屋经受得住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的检验,却数次就是经不起中国权威鉴定机构的“纸上谈兵”的检测!经不住人民法院的审判!
  “事实胜于雄辩”! 自2001年到2003年,周兴和的专利在汶川、北川、青川、彭州等地建设的1000余处房屋, 2003年贵院冤判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专利修建的房屋系危房,逼迫周兴和去非洲发展。就在全世界人民知道的“5.12”汶川大地震时,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修建的1073处集成房屋,却用事实证实:周兴和发明、修建的绿色装配式房屋,无一倒塌!同时,也充分证实周兴和的专利发明,系人类建筑产业中具有颠覆性创造、创新,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据此,也是周兴和保护专利发明权的重要原因。
  令人费解的是:事实胜于雄辩的辩解理由,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无数次的冤判,逼迫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到国外发展。目前,全球已经有20多个国家均在使用四川星河建材有限公司创始人周兴和的新型发明专利。
  遗憾的是:在专利发明者自己的国家范围内,推广显得十分茫然。十年后的法律求助,令周兴和本人感到:法院依然还是剽窃专利技术的“保护伞”?仍然还是市场经济的侵权者!难道是周兴和的专利发明不应该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辖区范围内?
  笔者了解情况后,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落实司法为民的各项规定和要求,做到听民声、察民情、知民意,坚持能动司法,树立服务意识,做好诉讼指导、风险提示、法律释明等便民服务,避免“冷硬横推”等不良作风”。这是最高人民法院2005年11月4日发布试行,2010年12月6日修订后发布正式施行,为大力弘扬人民法官“公正、廉洁、为民”的司法核心价值观,规范法官基本行为,树立良好的司法职业形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等法律,制定法官行为规范。难道作为国家法律的执法者从来就没有学习自己应当遵守的法律规范?那么其又能否正确适用法律?其又能否在该岗位上继续发扬?
  一个“爬”字,带给人的思绪还有更多…………